English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提升管制效率 深圳空管站研讨集】 【春节长假他在普陀山机场塔台守了】 【飞机不能降落哈尔滨机场塔台连发】 【菲律宾总统说塔台被占事件不是兵
当前位置: 主页 > 万料堂资料库2019 >

春节长假他在普陀山机场塔台守了4天

时间:2021-09-14 02:21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大年三十,来自新疆的曾子羊是在普陀山机场机坪西侧的塔台里度过的,这已是他工作后连续在舟山度过第二个春节了。 曾子羊毕业于中国民航大学交通运输专业,现为普陀山机场见习空中交通管制员。这个春节7天长假,他在塔台守了4天。 空中交通管制员,被称为空

  大年三十,来自新疆的曾子羊是在普陀山机场机坪西侧的塔台里度过的,这已是他工作后连续在舟山度过第二个春节了。

  曾子羊毕业于中国民航大学交通运输专业,现为普陀山机场见习空中交通管制员。这个春节7天长假,他在塔台守了4天。

  空中交通管制员,被称为“空中交警”,在民航系统又被称为“为你指引回家路的人”。再形象一点说,这个岗位就是李现在电影《中国机长》中所扮演的角色。

  2019年7月,曾子羊刚毕业即被普陀山机场揽才到舟山。根据国家民航局相关规定,空中交通管制员需在飞行服务、机场管制两个岗位上执勤时间不少于1000小时,才有条件考相应空中交通管制执照(简称ATC)签注。

  “有这个证了,才能摘掉‘见习’二字。这本执照不好考啊,试卷考题一共有8万道,必须背熟背透。全国有执照的空中交通管制员约5000人。”曾子羊的师父之一张伟华指着桌上三大本厚如砖块的文件夹说。

  张伟华抽出一本最薄的“试题集”,现场立即进入“一问一答”考核模式。一个话毕一个答起,几乎无缝衔接。“这些内容都是工作中必备常识,得背熟到产生‘生理记忆’为止。”张伟华笑道。

  因为当管制员在指挥飞机时,他对每个问题的研判与方案设定时间都只限在和对方一问一答的空隙中,迅速找出答案并将之在大脑中转化为图形,赶在对方话毕的两三秒内,立即给出准确指令,然后指引飞机安全起降。

  曾子羊说,他休息时至少一半时间在背书,花了近三个月才背透这本薄的,学习强度与高考有得一拼。

  “我第一次拿话筒指挥飞机时,内心还算平静也不是很紧张。”曾子羊平静地说,除了在学校有过实践操作外,主要是身边有师父在。

  每个起飞的航班离港前,在机坪上、在跑道上的飞机机长等都会和管制员联系;而降落机场的飞机也会提前半小时和管制员联系。

  普陀山机场每天的航班起降约40架次,再加上通用航空60余架次,最忙的时候一个小时里有七到八个航班。曾子羊正在慢慢学习与适应如师父们的指挥若定。去年上半年因疫情影响航班少了,但下半年起他又开始忙起来,而且工作量只增不减。

  曾子羊的努力与上进,也被领导与师父们看在眼里,都给了他较高的评价与期许。如今他不仅“拿话筒”的机会增加了,而且在师父们的指导下还参与了与其他单位有关空域事项的协调工作。

  “一开始都是按师父写的对话,照单读。现在简单的常规协调我也能自己执行了。”曾子羊说,虽然“拿话筒”指挥飞机起降他能独自执行,但师傅都会在旁监督。

  “随着普陀山机场跨越式发展,我们更需要像小曾这样科班出身,努力好学的人才。”普陀山机场相关负责人何晓峰有些惜才地说。

  行业内,完全独掌话筒指挥飞机叫“放单”。只是曾子羊离这一步还比较远,即使他把ATC证考出了,也要有3至5年的成熟期,而且还得师父说了算。对师父来说,悟性再高,科班出身,若不用心,不努力,不细心,不认真,都无法“出师”,更难胜任这个岗位。

  有次,一架回舟的航班再过半小时即将降落普陀山机场。曾子羊坐在指挥台前,手拿话筒,自认是指令规范完整地指挥飞机,为对方“指路”。谁知,他一句话还没完,站在他身后“监督”的师父却一把夺过话筒重新发了一遍指令。两句看似几乎一样的指令,但这里面的毫厘之差却至关重要。

  “被抢的那一刻你还找不到错处,还是懵的状态,事后在师父的解释与讲解下才了解到自己的错与不足。”曾子羊说。

  新一年,摘掉“见习”是曾子羊的首要努力方向,“放单”是第二个目标,而对于追求管制技能的精进,也将是他在这个岗位上永远的目标。

(责任编辑:admin)